on the road

自然赋与人们的不调和还很多,人们自己萎缩堕落退步的也还很多,然而生命决不因此回头。无论什么黑暗来防范思潮,什么悲惨来袭击社会,什么罪恶来亵渎人道,人类的渴仰完全的潜力,总是踏了这些铁蒺藜向前进。

生命不怕死,在死的面前笑着跳着,跨过了灭亡的人们向前进。   

什么是路?就是从没路的地方践踏出来的,从只有荆棘的地方开辟出来的。    

以前早有路了,以后也该永远有路。    

人类总不会寂寞,因为生命是进步的,是乐天的。 


——鲁迅《生命的路》

梵高的耳朵:

M117:Chapter IV: In a Fúllmoon Procession..... 非常出名的一只团,拥有着固定团员16人,常任团员接近20人的名副其实的“古典金属乐团”。选自2000年专辑《Awaking the Centuries》。

歌声有点深沉有点忧郁,很好听的一首歌,歌词更是深得我心~

伐木丁丁:

No one knew me no one knew me .

初中的时候迷上摇滚,听得大多却是老歌。

印象最深的就是这首mad world.

听那句No one knew me no one knew me

一遍又一遍。

谁又真正理解谁呢。

针不扎到你身上你永远不知到有多疼。

对《感动重临>汤姆·图姆:我嘴里的乐队》评论:“好厉害的一张嘴!!” http://163.fm/SDC3e4r

关于我

想吃点心,不想吃胖
© on the road | Powered by LOFTER